返回主页
  1. ca88亚洲城>
  2. 新闻 > 
  3. 黄洁夫:新医改背景下,大型公立医院处境堪忧

黄洁夫:新医改背景下,大型公立医院处境堪忧

在新医改中,中国的大医院、院长应该起到什么作用?“中国医改今年处在深水区,但原卫生部属院校附属的一些大医院仍游离在医改的主战场之外,医改变成是改医院,而不是医院在搞医改。”这是中国医院协会会长黄洁夫在8月20日举行的2015中国医院大会开幕式致辞上的一番发言。 黄洁夫在2015中国医院大会开幕式上致辞 黄洁夫在2015中国医院大会开幕式上致辞 他还指出,医改也是大型三甲医院院长的职责,医院院长们应该按照实际的情况,为了人民的利益提出切实可行的意见,否则明年的医改还是在深水区,永远都在深水区! 最大的医院床位要过万 说明大门没守好 黄洁夫指出,在新医改的背景下,大型公立医院面临的境地令其堪忧。总的来说,2009年以后,国家对于医疗保障的投入从原来的8000万增加到3.6万亿,然而这些投入却并没有完全用在刀刃上,没有达到应有的效果。 大医院在医改中能起到什么关键作用? “中国最大的医院马上要达到一万张床,我在英国学习考察时跟同行说起这个数字时,他们都惊呆了。这说明我们没有守门人,大门没守住。”黄洁夫说道。 谈到医院的公益性,黄洁夫指出,医院的公益性绝不是全民免费。“捷克在转型后第一个建立的就是卫生法,我希望我们的医院管理者要呼吁,要有一个医疗卫生投入占GDP的比重(的法规)。”黄洁夫介绍到,如果支付体制不改革,医药费、检查费不断高涨,医改就很难成功,希望大医院能够在其中发挥作用。 全科医师在国内的定位和定义仍不清楚 黄洁夫指出,目前国内对于全科医师的定位和定义仍然不清楚,Primary care 绝不是初级卫生保健,而是最基础的保健。绝不能说小病进社区,大病进医院。病无所谓大小,全科看常见病多发病,专科去医院。 “中国医生在医学院中接受的就是全科教育。现在不是懂全科的医生少了,而是毕业以后的教育以及一些机制没有让他们成为全科医生。”黄洁夫指出,“我们不应该再去办全科医学院,而是应该考虑体制如何改革,让医生分流到全科医生的队伍中去。” “一个省七个医生下海”不该让院长诧异 分级诊疗到底该怎么走?“昨天有人说现在中国的分级诊疗搞得很红火,然后旁边一名院长说,听说有个省都有七个医生下海了!”黄洁夫在会上分享了这么一段对话,”假如一个省七个医生下海就能让院长感到诧异,几百万医生的多点执业到何年何月才能实现? 黄洁夫建议院长解放思想,应该思考如何让医生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下进行多点执业,让现在医生说不清楚的“走穴”,变成合理合法的方式。 编者记:致辞前提议为遇难同胞默哀 在此次大会致辞前,黄洁夫提议全场起立,向在天津港“8·12”特别重大火灾爆炸事故和刚刚发生在四川的泥石流灾害中遇难的同胞默哀,会场内七千余参会人士共同起立、低头、默哀60秒,全场肃静。 您可能也感兴趣:
    医院重要行规发布
    雷海潮:医改到底改什么
    英特尔预测未来半数医疗不必去医院
责任编辑:钱斯豪
标签: 医改 公立医院
ca88亚洲城